杨殊

塞壬(9)(完结)

一个透明人:

人外预警。


人类酒吞×人鱼茨木。


终于完结了。


从今天开始我要心安理得地咸,再也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批判了!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十八


 


冬季之前,这片海岸总会来那么几场暴风雨,然后就是涨潮。一小撮不安分的鲨鱼会越过防鲨网,到达近海的区域——研究所不得不每天更换大量的驱鲨剂。但是水域太广,通常是不大管用的。


荒川被晒得黝黑,他刚结束了一次为期两个月的海上作业——头一次出海,一开始还兴致勃勃的,没几天就厌倦了每天吃鱼的生活。眼下他正靠在船边,皱着眉头看海面,“你觉不觉得,鲨鱼比前几天少了?”


“干活。”酒吞没好气地说,“这很正常,潮落下去,鲨鱼就少了,就这么简单。”


荒川颇为不服,“离落潮还有好几天呢。”


他们把绳子扯开,然后同时听到后甲板那儿传来的搏斗声。姑获鸟不由得头疼,“那群海豚又和鲨鱼打在一起啦。”他们扔下绳子,准备去拍个小视频,放在他们网站主页上——萤草弄的,这小女孩挺能干。他们已经有将近三万个关注者了。


后甲板那儿已经什么都没有了——除了一片被血染红的海面。海豚群落不该跑得这么快,但是现在海面上确实空荡荡的。


然后姑获鸟尖叫了一声,是有什么东西把一条血红的肉甩在了甲板上,然后是另外一条,接着又来了一条。三条鱼肉整齐地摆在那儿,边缘是被什么锋利东西撕裂的痕迹,然后甲板边缘被染血的爪子抓住——在所有人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之前,酒吞已经跑过去了。


茨木仰头看他,咧嘴朝他笑着,头发和纱鳍都被血染成红色,金色的眼睛熠熠生辉,“酒吞。”


酒吞手指稍微有些颤抖,于是他咒骂了一声,然后去抚摸人鱼粗糙的侧脸,“操。操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
“酒吞,”人鱼快活地说,然后顿了一会儿,“好。(俄语)”


酒吞呆住了,有半天说不出话,然后才低声和他的人鱼问好,“你好。(俄语)”


荒川目瞪口呆,捅了捅姑获鸟的肋骨,“我以为酒吞学俄语是在发神经呢!他怎么知道茨木会回来?”


但是姑获鸟只顾着哭,用手不断去抹眼泪,嘴里嘟囔着,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……”于是荒川笨拙地拍她的脊背。


茨木把肉条推近酒吞脚边,“要送伴侣礼物。(俄语)”他的声音比酒吞想象得更低沉一点,而且完全继承了青行灯的说话方式,“伴侣。(俄语)”


酒吞失笑,这倒是没什么错,只是茨木的方式过于野蛮,于是他说,“我也没有送过你。(俄语)”


茨木稍微歪了一下脑袋,像是觉得不解,“龙虾。鱼。(俄语)”


“天啊。”酒吞嘟囔着。他把鞋往下一拽,然后跳进海里,茨木被吓了一跳,背鳍完全竖起来,猛地沉到水下将酒吞向上托举,“不,不。”


“没事的,(俄语)”酒吞被人鱼顶在侧舷,“不要紧,你抓着我呢,你帮我。(俄语)”


于是茨木看了他一会儿,慢慢地松开他,酒吞两只脚轻松地踏水,好让自己直立在水中,然后他往前一倾,游出去几米。


然而自己伴侣竟然会游泳这事实在是让茨木乐坏了,他兴奋地潜入水中,用鱼尾拍打酒吞的腿——酒吞差点呛水,茨木又惊慌失措地把他顶上去。几次之后他们找到了平衡点。


他们浸在水中,茨木身上还有大鱼的血迹。时机不对,地点不对,但是也有正确的地方——比如说他们别了半年才又重逢,而且茨木学会了人类的语言。于是酒吞说了,“我爱你。(俄语)”


茨木看了他一会儿,脸上是全然的空白。酒吞又说一遍,“我爱你。(俄语)”人鱼毫无反应,只是看着他,眼睛里带着茫然。


酒吞明白了,“青行灯没教你这句是吗?(俄语)”


这次茨木听懂了,“教我说话。人鱼的话,和人类的话。(俄语)”


“没关系。(俄语)”酒吞微笑着说,“下次我教你。(俄语)”


 


 


十九


 


喜爱,幸福,思念,微微的痛楚。


他从自己伴侣身上感受到这些,但是很快被久别的喜悦淹没。族群,族群很好,族群教会他很多。现在更强,能为伴侣捕猎更多的食物。能保护伴侣。族群也来了,但是他们太慢,他游得很快,想要见到伴侣让他游得更快。


他学会伴侣的语言。青行灯说那奇怪的语言让他和伴侣更近。他学得很快,这语言和伴侣说得不一样,但是青行灯说伴侣也会。


他经常做梦,在梦里听到伴侣的歌声。那曲调因为未能经常复习已经变得模糊,但是他总是梦见。他想要再次听到,想得心脏为之疼痛。青行灯说那很正常,有伴侣的人都会这样,因此他也不再担心。


夜幕降临的时候,他和伴侣在海上动荡的小船里。他对着伴侣轻声唱歌,现在他比以前唱得更好,他学会了新的歌。族群的歌。他想让伴侣应和他,但是伴侣只是微笑着看他。美丽的紫色眼睛。


于是他轻轻触摸伴侣的嘴唇,“酒吞。”


伴侣捉住他的手吻了一下,又是另一下。


“唱歌。(俄语)”他请求道,哼出已经在记忆中变得模糊的,七零八落的调子。


伴侣愉快地笑了,那令他也快乐,伴侣说,“不,不唱那首。唱别的。”然后轻声哼唱,


“真是美好的一天


在公园小酌桑格利亚


然后过一会儿,天黑了


我们就一起回家


真是完美的一天


在动物园里喂动物


接着再看场电影


然后回家


多么美好的一天


很高兴与你共度


这真是完美的一天


你让我不能自拔


你让我流连忘返……”


这不是他听过的歌,但是他也喜欢。他想要学会,之前那首,和这首。有很多时间来学——冬天他随着族群回到这里,春天族群回家,但是他留到夏末,鱼类繁殖之前独自回去。伴侣还会教他语言,像青行灯那样。


“酒吞,”他低声呼唤爱侣,“酒吞。”


酒吞垂头看他,嘴角带着笑意。




海风与海浪一起涌动,向他们无限逼近。但他并不害怕。海不是孤独。海不是死亡。海是永垂不朽的母亲,永远看着他,照顾他。这黑暗的海,这温柔的海,赐予海之子灵魂与眼泪,就如同无数母亲赐给孩子的那样,又令他痛,又令他爱。












——end——





评论

热度(1587)